洛陽市金豫建材開發有限公司咨詢電話
當前所在位置 : 主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老司機們從三個方面解決攪拌站中混凝土配合比的問題

2019-05-20?作者:admin?閱讀量:
  “老司機們”圍繞攪拌站中混凝土配合比設計規程、設計方法及配合比所有權三個方面展開了深入的探討。
  第一方面:混凝土配合比設計規程應注重導向性混凝土配合比設計規程是土木工程中的一項重要標準,標準涉及設計方、施工方和混凝土攪拌站3個主體,規程中的設計方法既要滿足設計和施工方的要求,保證工程質量,又要達到經濟合理的要求。
  作為《普通混凝土配合比設計規程》(以下簡稱《規程》)起草人之一,冷發光指出,在編寫和修訂《規程》的過程中遵循了先進性、可協調性、可操作性3原則。先進性,即標準是成熟技術的提升,是行業平均水平的體現,講究可重復性;可協調性是指標準之間的協調性,要看相配套的標準,考慮彼此之間的銜接問題;可操作性,即規范的東西是給基層的行業人士使用的,與科學研究不同,要注重可操作性。
  我國國家標準制定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歸口很嚴,全部由相應歸口制定標準;第二階段,全部放開,分為國標、行標、地標、企標4個層次;第三階段,國家層面只制定強制標準,現有的6000多個建設部標準,只保留38個全文強制標準,其他全部轉為推薦性標準。推薦標準可以不采用,強制標準必須執行。但是,強制標準還不是法規,下一步會把強制標準上升到技術法規。
  廉慧珍表示,標準如果再修訂,配合比設計不要制定太多具體要求,應該偏向于制定規范方向性的、原則性的要求。比如,配合比設計的原則是什么?還是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四組分三參數”原則?如果不是的話,應該考慮哪些參數?如何確定這些參數?
  覃維祖指出,國家制定標準要有一些方向性的東西,相關從業人員要積極參與標準制定工作,做標準的執行人,而不是機械照搬標準。過去計劃經濟時代,很多規范標準等同于法規。現在更多的標準則是建議性的,可執行也可根據自己的情況選擇不執行。混凝土作為各種工程的過程產品、中間產品、原材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因此,針對不同地域、不同工程類型,應該會出現更多的地標、企標、施工規范、施工指南,這樣才比較合理。
  李彥昌談到,攪拌站現在最頭痛的不僅在于標準的具體要求,而且在于來自政府的、監理的各種要求。他舉例說,北京地區有的工程不允許用機制砂,也不允許用河卵石,還有的文件要求任何一組試塊強度必須≥115%,否則要進行回彈或者取芯檢測,這明顯跟標準規定的95%不符。在實際操作中,因為相關的從業人員都見過混凝土,都做過混凝土試配,都覺得自己比較懂混凝土,施工方也懂、監理也懂,甚至政府官員也懂。所以,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認知對攪拌站提出自己的要求,這會讓攪拌站陷入無所適從的境地。
  因此他建議標準制定時,盡量將來自各方的要求統一起來。現在一些標準里面不合理的要求逐漸取消了,比如大部分水泥用量的規定要求都取消了,改成膠凝材料總量的要求了,情況稍微有所好轉。
  梁文泉總結道,混凝土配合比設計規程等標準規范應該注重導向性,比如《規程》“條文說明”第3.0.5:“規定礦物摻和料最大摻量主要是為了保證混凝土耐久性能。”條文好像是說,為了保證混凝土的耐久性,最好不要摻礦物摻和料,摻了就不耐久,摻得越多就越不耐久。由此造成了嚴重誤導,諸如此類條文確實應該修改。
  此外,我國地域廣闊,有不同的自然環境、氣候特點,有不同的工程類型,各攪拌站的原材料品質差異非常大,用《規程》來“統一”全國的混凝土配合比,任重而道遠。
  第二方面:混凝土配合比設計應注重技術路線和試配調整適用于當代混凝土的配合比設計方法是什么?影響混凝土配合比設計方法的因素有哪些?與會代表就這個問題開展了深入探討。
  在談到混凝土配合比設計方法時,廉慧珍提到應遵循3個原則:第一個是水灰比,水灰比只要符合設計要求就行,在允許范圍內都可以取值;第二個是用水量,用水量其實反映的是漿骨比參數。用水量越大,用灰量也越大,混凝土里面的漿體總量也越大。這個用水量原則也可以稱之為漿骨比最小原則,在保證混凝土強度和工作性的前提下,盡量少用水、少用灰,多用骨料,這樣才能減小混凝土的收縮開裂,保證混凝土的體積穩定性。第三個是砂率,即砂石比例。砂率越大,混凝土的彈性模量就越低。
  冷發光強調,混凝土配合比設計中應重視單方用水量這個重要指標,其他參數可以自由選擇。耐久性的混凝土要重視相應的耐久性指標,應該作為強制條文執行,其他性能參數推薦執行。歐洲標準里面performance性能一詞有“場合”的意思,就是要根據不同場合、不同功能來設計配合比。標準規范中也應該鼓勵基于混凝土施工性能的混凝土設計。但是,現實情況是規范設計方面并沒有提出性能要求,常見的只有強度外加一個抗滲、抗凍這些簡單的性能,其他的性能要求根本提不出來,所以配合比方面就無從設計了。
  覃維祖也提到混凝土配合比設計中最關鍵的就是用水量。不光是國內專家關注這個問題,美國Metha最新版《混凝土微觀結構、性能與材料》也提到了用水量的問題。這本書吸取了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比如加拿大研究的大摻量粉煤灰、低用水量混凝土,其粉煤灰摻量57%~58%,抗凍融循環能達到1000次以上。
  李彥昌表示,其實配合比設計方法教科書上有很多種。配合比設計方法不管先進還是落后,只要能指導技術人員把配合比設計出來就可以。因為設計出來的配合比不能直接使用,必須要經過試驗,并根據試驗結果及具體情況對配合比做出相應的調整,這才是混凝土從業人員必須具備的技術和水平。另一方面,做標準規范研究時各種原材料都是符合標準規范的,但是在實際生產中,見到的材料往往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因此,配合比設計方法是次要的,而根據原材料情況、根據工程情況調整配合比才是關鍵。
  混凝土配合比設計不在于采取什么方法,而在于走什么樣的技術路線。比如,要設計一個大體積混凝土,應該選用什么樣的水泥、礦粉、粉煤灰,摻量如何、選擇什么樣的參數,這才是配合比設計的關鍵。
  關于質量法和體積法,早期多用質量法,因為質量法簡單,有了用水量、水膠比、砂率、總容重就可以算出來;絕對體積法當時不太適用就是因為太復雜,條件也不具備。如果條件具備了,就應該用絕對體積法,因為這個方法能保證混凝土的方量。質量法配比調整之后,混凝土總方量就變了,誤差有時候會比較大,會影響企業經營結算,嚴重時可能會與施工方產生經濟糾紛。現在標準要求是2%,其實這個值定的偏高,現在計量設備精度能做到,可以把這個值精確到1%以內,所以說這個配合比設計要求還有很多方面是需要改進的。
  梁文泉總結道,混凝土配合比設計方法多種多樣,應該根據實際工程情況選擇不同技術路線,用自己擅長的混凝土設計方法設計配合比,再根據經驗做調整,使之符合工程實際要求。混凝土配合比設計應注重技術路線和試配調整。
  第三方面:解決混凝土質量問題關鍵在原材料混凝土公司需向甲方、監理方甚至監督站提供混凝土配合比,這樣的要求是不是合理、妥當?如果不妥,應該怎么做才能保障混凝土的質量。
  針對這一問題,李彥昌指出,監督站要配合比計算書等資料,這個現象很奇怪。現在監督站要、監理要、施工方也要,為什么?攪拌站沒有向上游的水泥廠要過計算書,沒有跟上游的外加劑廠要過計算書,他們的配方也沒有給過攪拌站,那么,攪拌站為什么要給下游施工方、監督站提供配合比計算書等材料呢?為什么要讓攪拌站的任何一步都處于各方的監控之下呢?
  應該說混凝土配合比是攪拌站的關鍵技術,是有知識產權的,要保護起來,是保密的。現在攪拌站要搞技術創新,如果都把配合比拿出來,大家都知道了,也就談不上什么技術創新了。
  其實,這個問題的產生,政府有關部門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比如說,攪拌站把配合比提供過來,一看沒問題了,照這個做就可以了,有關部門就沒有責任了。因此,說到底,提供配合比這一事,其實是有關部門在推脫責任。如果配合比沒問題,那么即使出了問題也與有關部門無關,是你采用了陰陽配合比。
  冷發光提到,配合比是誰在用?是監理在用,還是攪拌站在用?這個問題不用討論,肯定是攪拌站在用。監理方面也要配合比,那是監管體制出了問題,跟配合比本身沒有關系。
  關于如何保證混凝土質量的問題,專家們認為混凝土質量主要還是取決于上游原材料。其他行業其他產品也一樣,都不允許使用不合格原材料,標準里面規定的材料具體指標合理不合理是另外一個話題。
  如何監管混凝土質量?李彥昌建議,政府應該管兩頭,不允許用不合格的原材料,不允許出不合格產品,中間過程可以不用進行過細監管。現在很多問題都是因為原材料不合格帶來的。前不久北京市進行了攪拌站評估,每個季度進行一次評估原材料抽檢打分,以前原材料抽檢都是99%合格。在這次抽檢中,80%~90%的原材料都不合格,這與以前的抽檢結果形成了強烈反差。
  原材料不合格固然不行,但是現在涉及到原材料的一些指標也需要修訂,需要進一步合理化。現在,雖然原材料有個別的不合格項目,但是混凝土強度指標夠了就可以使用,沒有其他性能指標進一步約束。標準中如果要用性能指標來約束原材料,一定要把性能說清楚,現場可以檢驗,攪拌站可以檢驗,竣工完成后可驗收檢驗,這樣才行。
  如何保證混凝土質量?冷發光認為,混凝土出現的許多問題,很可能跟我們一直追求的大流動度、大坍落度有直接關系,本來混凝土泵送施工是一項技術革命,但恰恰很多問題是我們過分追求大流動性所導致的,事與愿違。另一個原因就是原材料,原材料有些性能可以適度放寬,比如砂石顆粒級配,這是可以調整的。而一些性能指標必須嚴格執行,比如砂含泥,這關系到混凝土的耐久性。因此,解決混凝土質量問題,要從原材料入手,從新式裝備入手,回到原來的低坍落度混凝土的思路和方向上去。
  梁文泉總結說,混凝土公司提供的配合比很大程度上是“做資料”,沒有實際意義。混凝土品質受原材料品質影響極大,原材料質量微小的波動,足以導致混凝土質量產生巨大的差異,這就是所謂的“蝴蝶效應”。
  梁文泉非常贊同李彥昌的建議,政府應該管兩端,即原材料品質和混凝土品質,中間配合比設計過程沒有必要監管。至于中間的過程如何通過自己的配合比實現,他借助電影《地道戰》的一句臺詞,形象地比喻道:“各村兒有各村兒的打法,各村兒有各村兒的高招。”
  希望以上專家們的討論對大家有幫助。
欢乐升级规则